作者:小花粉 來源:核財經

合約業務設計的初衷是對沖金融風險和價格發現。早在1851年,芝加哥期貨交易所開啟遠期合約先河,用于解決糧食交易中季節性的過剩和短缺問題。

經過100多年的發展,如今金融合約衍生品覆蓋實物、貨幣、股票、債券等金融市場,相關金融衍生品達到數萬余種以上。

與傳統金融相比,數字貨幣具有波動性高、規則不完善和服務去中心化等特點。受傳統金融衍生品分散和轉移風險功能的啟示,數字貨幣市場中逐漸孕育出了合約業務。如今,合約市場正在成為大小交易所的必爭之地。

合約市場爭奪戰

數字貨幣衍生交易影響較大的事件是,芝加哥期貨交易所宣布開通比特幣期貨,間接認可比特幣標的屬性,從而開啟歷史上比特幣超級大牛市。

2018年底以來,隨著數字貨幣市場發展,主流交易所也不約而同地推出合約業務,并將其納入核心戰略,從而促推合約交易量持續增長。TokenInsight顯示當前期貨合約交易占現貨交易量的1/3,未來還將持續增長。

2019年6 月初,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團(CME)公布信息稱,其5月份的比特幣期貨的成交量和持倉量,均創下了自 2017 年推出以來的新高,該月份平均日交易量超13600份合約,名義交易價值約5.15億美元,同比增長超 250%。

依托獲客成本低、資產安全保障能力強等優勢,火幣、OKEx早已在合約市場開疆拓土,開通比特幣、以太坊、EOS等市值排名靠前幣種的合約業務。幣安、Coinbase也計劃在未來幾個月推出期貨交易平臺。

火幣合約團隊向深鏈財經透露,在剛過去的半年以來,火幣合約團隊進行了幾次產品大規模迭代升級,合約業務取得了喜人成績。截止8月8日18:00,火幣合約24小時雙邊交易額已突破91億美金。

自8月2日起,火幣合約整體日均交易額超過65億美金,已連續多日在交割合約平臺中排名全球第一。

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火幣合約運營總監Tom表示:“火幣合約的上線為數字資產衍生品市場注入了新鮮血液,用時短短8個月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數字資產交割合約交易平臺。這歸功于火幣始終將風控安全放在首位,并不斷提升系統性能,豐富產品功能”。

針對當前交易所合約業務百團大戰,資深期貨合約專家楊寧稱,合約交易的用戶群體具有專業性,除了散戶外,主要來自專業的機構、量化團隊以及礦工,大體量的用戶,再加上合約的高頻交易性,平臺依靠這塊業務收取的手續費將是幣幣現貨交易的數倍。

因此,諸多交易平臺都瞄準了合約這塊肥肉。

“合約是一塊非常有想象力的市場,很多交易所其實都在考慮什么時候上線這塊業務。”某新興交易平臺創始人稱。

火幣逆襲

在全球合約交易百團大戰中,最讓人驚訝的無疑是火幣合約的崛起。

截止2019年8月12日,火幣合約累積雙邊交易額已突破6400億美金,上線至今,月均復合增長率超過 112% ,增長速度在全球交割合約平臺中排名第一。

時間拉回2018年底正式上線時,首月火幣合約交易量才200億美金。

資深量化團隊彭定一稱,他的團隊看重的是火幣交易所的綜合實力,包括資產安全、技術實力、風控水平以及交易深度。

數據顯示,目前全球加密貨幣交易市場, 90% 以上的利潤被排名前20的頭部交易所瓜分,不足10%的利潤被數千乃至上萬家小型交易所爭搶。而期貨用戶成本在1000元左右,顯然,火幣的優勢是獲客成本低, 作為全球三大交易所之一,火幣絕大部分合約用戶都可以直接從幣幣交易所帶來。

用戶的增長直接引發交易量、空盤量增加,使得交易的價差減少,深度得以呈現。

數據顯示,2019年8月2日,火幣合約七個幣種0.1%的深度,首次超過OKEx。目前火幣合約0.1%深度,全品種超過OKEx深度。

合約產品本身非常復雜,對風控要求極高。相較于現貨交易所,交易穩定性對平臺技術提出了要求。根據Tom介紹 ,在正式上線之前,火幣經歷了長達兩個多月的反復測試,這些測試包括集成測試、系統測試以及產品變更的回歸測試。

產品更新迭代很快,但是每一版本的更新都會引發系統不穩定,因此合約產品的回歸測試是十分必要。

而對于最受用戶關注的合約交易特有的穿倉分攤機制,Tom稱,火幣合約是業內唯一一家,上線至今始終保持“零分攤”記錄的交割合約平臺。

所謂合約分攤穿倉是指:當用戶爆倉時,系統會按爆倉價格進行強制平倉,但在撮合成交時可能與爆倉價格有所偏差,價格偏差所導致的虧損則稱之為穿倉損失,所有穿倉損失將由用戶進行共同承擔。

歷史上,穿倉分攤發生頻率很高,會使交易者蒙受損失,甚至可能導致整體的盈利變為虧損。對于套期保值和跨期套利的投資者,穿倉分攤的負面影響更加嚴重。

根據通證通研究院報告,某交易所2018年全年共發生穿倉分攤20次,最大比例穿倉分攤為18%左右。

火幣能保持“零分攤”記錄,或許得益于其風控措施。

在防范市場操縱上,火幣合約采用多重風險限制,100%透明限價機制,對下單量、持倉量均做出限制。

同時,采用智能監測,對合約行情、指數價格、大持倉用戶爆倉風險、異常成交、異常持倉等情況進行實時監測。一旦發生緊急情況,系統自動報警,人工介入。

當然,在風險前面,誰也不敢保證100%可控。為了應對極端突發事件,火幣建立了安全保證金。其中20000 個BTC的安全備付金,專門用于應對可能出現的極端突發安全事故,對于任何非用戶自身原因造成的用戶資產的安全損失,實施全額先行賠付。每一個合約品種也設有風險準備金,用于應付因強制平倉單未能平出而產生的穿倉損失,目前火幣BTC合約風險準備金約1042個BTC。

“蜜糖”還是“毒藥”?

機會和風險往往呈正相關。交易所合約瘋狂擴張的同時,風險也不容忽視。

合約交易具有高杠桿特性,一般在1倍到100倍之間,也即是說拿10萬元的本金,可以撬動最高1000萬的資金量。

不過當前合約交易,早已偏離其對沖風險的初心。嚴重投機化的市場里面,短線波動更加無序。在行情急漲急跌的時候,高杠桿下,爆倉是分分鐘鐘的事情。

因此,在很多人看來,合約既是蜜糖也是毒藥。

火幣Tom坦言,高杠桿合約交易往往是兩刃利刀,它可以對沖風險,發現價格,也會引發風險火幣在交易機制風控、用戶市場教育上下了很多功夫。但是如果用戶風險意識不強,對規則不熟悉,還是有可能引發保證金損失的。

所以傳統行業對玩合約交易的設置較高門檻。傳統合約交易所不面向普通投資者,只與會員發生直接關聯。這些會員包括專業投資者和經紀商,通常有相對完善合理的風控制度和較大的資產規模,發生對交易所違約的概率很低。

數字貨幣交易所現在還處于野蠻生長階段,缺乏必要的監管,幣安CMO何一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,“杠桿、合約對用戶的知識水平、心理素質以及風險管理能力都有一定的要求,幣安比較謹慎”。

對于黑客盜幣都能灑脫應對的幣安為何對合約交易的風險如此謹慎?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,合約交易是一個技術門檻高,同時風險也非常大的市場。

對于跑步進入合約市場的新興交易所,火幣Tom強調了其合約團隊的實力:合約交易的復雜性對團隊的要求極高,團隊的專業度能否支撐起這個業務,而且是技術、風控、產品、運營等全方位的專業,團隊不能有一塊短板。合約交易所面臨的用戶是幣圈里的專業用戶,整個團隊需要比用戶更專業,才能應對一切有可能遇到的問題。

合約有風險,入市需謹慎。這句話不單單是提醒投資者,也是告誡那些磨刀霍霍進軍合約市場的交易所,合約市場狂歡的同時,應該正視風險,時刻保持對市場的敬畏和恐懼。

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有侵權行為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